《甄嬛传》中桐花台甄嬛和果郡王最后暴露真相的诀别对话,他们不怕有人偷听吗?

杨哥哥 2021-07-21 17:36:33
谁敢偷听,不想要脑袋了吗?皇帝要的是老十七允礼觊觎皇嫂的罪名,而不是熹贵妃与果郡王私通的罪名,如果熹贵妃与人私通,那样大清的颜面何存?天子的颜面何存?谁敢去听天子的丑闻,皇帝可不想让谁听,谁也不敢去、也不想去听。

皇帝对果郡王早有杀心,从皇帝让甄嬛和亲准葛尔摩格,果郡王闯养心殿那一刻起。不得不说阴毒属皇帝第一,他听闻果郡王与甄嬛有私情后,就故意传诏果郡王,让果郡王在殿外听到他让甄嬛和亲的消息。

果郡王真爱难抑,不管皇帝是何种目的让甄嬛和亲,都闯殿劝阻,并且自请出关抗击摩格。皇帝说:你二人果然有私情。这也是他们三人把这件事第一次挑明了说,虽然二人拒不承认,皇帝还是又使一计,放出风说已嫁甄嬛,引得果郡王引兵去追,这一去果即王就在关外戍边三年。

后来夏刈探知果郡王每一封家书都问:熹贵妃安。 皇帝杀心又起。表面上慰劳戍边归来的果郡王,加封果亲王,实则准备好毒酒待他饮下,还要甄嬛亲自给果郡王送去,诛心不过如此!

皇上传熹贵妃至养心殿,一言不发坐着,甄嬛看他满头大汗,上前为他打扇,皇上冷不丁的就甩了她一个大嘴巴,说朕这么多年第一次打你。

甄嬛:皇上要打,臣妾承受,只是臣妾做错什么,请皇上明白示下。

皇帝:明白示下,老十七归来你很高兴吧!

甄嬛:臣妾高兴也是为了玉隐,她不比臣妾日日有夫君陪伴,她只能盼着果亲王回来一叙夫妻之情。

皇帝:朕不能不避讳他,从小皇阿玛就最疼他,若非群臣反对,坐在养心殿御座上的就不是朕了,更何况诗书也好,骑射也罢都是皇阿玛悉心教导,自然样样都胜过朕,朕如今又让他带兵,万一他要像敦亲王一样起了异心,朕不得不防!

甄嬛:果亲王不会。

皇帝:你又不是他,你怎么知道他的心思,皇家有手足之情,更有君臣之分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

甄嬛:果亲王是你的亲弟弟!

皇帝:当日朕与皇额娘决定争皇位时,连老十四都算上了,朕早就忘了还有什么弟弟,这些年朕厚待于他,已经是格外恩赏,朕是一定要除掉老十七的,你用你的行动向朕表明你对他并无私心。皇帝说这段对话除了暴露他的狠毒,更多的暴露了他的嫉妒心,嫉妒当年皇阿玛对老十七的好,嫉妒今日甄嬛对允礼的爱。

皇帝摸出那包毒药交到甄嬛手里:一切朕都安排好了,他此刻在桐花台等着朕与他宴饮,你代替朕去,朕等你的好消息。

甄嬛见无可挽回只有说:容臣妾更衣。

皇帝一把攥着甄嬛的手:不用更衣,朕的嬛嬛永远是那么美丽,朕若是老十七也会甘心饮下你亲手调制的毒酒。 小厦子,送熹贵妃去桐花台,事成之后弘曕就是大清绝无异议的太子,因为他有一位深得朕信任又能干的额娘。

皇帝可以说是威逼利诱全用上了,甄嬛恐怕第一次见到他这副无赖嘴脸,尤其是皇上用手背去蹭甄嬛脸时,分明就是一副流泯样子。

小厦子监视着甄嬛来到桐花台,已经历练的世故老练的小厦子对果郡王说:皇上宿醉未醒,让娘娘先陪皇上饮酒,奴才这就请皇上。

小厦子招手带出了所有的下人,并且关上房门。然后就站在桐花台的院中,哪个不要命的人敢违背圣意,去偷听二人谈话。

屋内,果郡王早已发现酒壶有机关,骗甄嬛去关窗户谈到了窗纱上的图案:合欢花。甄嬛说:大红金色像婚庆时节。

果郡王:合心即欢,只可惜皇阿玛再钟情额娘也不能为她一人相守。我对不起静娴,对不起玉隐,更对不起你。

甄嬛:不要说这样的话,我懂得的。或许回到从前我会后悔当初的选择,或许换一条路我们都不会像今日困顿其中。

果郡王:我这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便是去甘露寺宣读圣旨,迎你回宫,那是我毕生不可饶恕的错误。

甄嬛:允礼,即便我心中的风一直吹向你,但我也不能逆风而行,世事错落皆是命中注定,我不会怨恨你。

果郡王:我毕生渴望得到的女人我得不到,却辜负了两位无辜的女子。果郡王最终饮下了甄嬛亲手调制的毒酒,死在了甄嬛的怀中。他们最后真情倾诉,每一句话都够砍头一万次,可是没有人听到!
0 评论: 0 阅读:11